新笔趣阁
会员书架
首页 >美文同人 >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> 第九十八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,胜天半子

第九十八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,胜天半子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俗话说得好,人生有四大喜:

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;

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

天庭虽好,却也有些高处不胜寒,尤其是对于猴子这种受到特殊关注,被孤立的人来说。

他在这里连一个能倾述心声的好友都没有,修炼之余,只能和下属喝喝酒,时间一长,对于天生好动,随性散漫的他来说,也挺无聊的。

所以故人来访,悟空是真的很高兴,推杯换盏,热情招待陆道人。

“陆道长…不,陆真君,洛阳一别,道友风采更甚往昔,可喜可贺。”

“故人相逢,不必客套。”

“陆道长,还得感谢你当初的指点,我才能在西牛贺洲遇上名师。”

悟空有点感激,诚恳道谢。

他当初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寻仙问道,不得方向,若非陆道人的那一卦,他都不知仙缘究竟在何方。

陆道人摇摇头,道:“道友福缘深厚,根骨绝佳,按理来说,不缺机缘,碰壁蹉跎这么久,实属人祸。”

悟空一惊,脸色有点迟疑,欲言又止。

陆道人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,一脸淡定,直言不讳的道:

“想必道友也有所察觉了,当初我本想赠你一本仙经,可有佛门大能插手,只得作罢,佛门所图甚大,你身在局中,怕是没那么容易脱身。”

“又是佛门!”

悟空有点咬牙切齿,同时暗惊。

这位陆道长似乎来头不小啊,知道很多内幕,佛门的布局,除了师父外,他还是第一个点明的。

“当初是哪个佛门大能阻止道长赠我仙缘,地藏王菩萨?”

“药师琉璃光如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悟空脸色一沉,心情更糟糕了。

药师佛,东方净琉璃世界之主,有“如来”的称号,准圣大神通者,比之地藏王菩萨只强不弱。

一想到不止一位佛门准圣在关注他,他压力山大,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。

猴子立马开动脑筋,思考破局之策,问道:“敢问真君,你师承何人,在天庭是个什么职位?”

这是他目前在天庭唯一能拉拉关系的熟人,不能放过。

陆道人拿起酒杯,饮了一口仙酿,道:

“我师承海外散修星罗道君,也就是现在的勾陈大帝,目前是从三品高阶神将,受封‘天剑’真君,统帅第一剑仙军团,隶属于勾陈宫镇妖司。”

师承勾陈大帝?从三品神将?

猴子眼眸微睁,有点震惊,又联想到自己的经历,一脸唏嘘,拱手道:

“原来陆道长竟是四御帝君的高徒,失敬失敬。”

淦,来头竟然这么大。

“还行吧,也就马马虎虎混日子。”陆道人摆摆手,不以为意。

他这人低调惯了,从不吹自己的背景。

如此凡尔赛的态度,让悟空有点无语,又道:

“陆道长加入天庭多久了?”

他记得,一百多年前,陆道人还在地仙界九州祖地,洛阳城的稷下学宫当剑道讲师。

那次是下凡办事,还是最近才正式加入天庭的?

“有几百年了吧,上次下凡散散心,恰好在稷下学宫碰上了你。”

悟空又是一惊。

才上天几百年,就混成从三品神将了?

这升官速度……

悟空承认,自己酸了,拿起酒壶,豪饮两大壶美酒,擦了擦嘴角,抱怨道:

“道长好运气,不像我,玉帝老儿欺我对天庭官职体系一无所知,一个弼马温就把我给打发了,属实可恶!”

是的,他已经知道这个所谓的“御马监管事”的含金量了。

虽然天庭众仙都疏远他,不和他交流,但他还能逼问手下,多问几次,自然什么都知道了。

弼马温,连九品芝麻官都不是,属于长吏,不入流的小毛神,平时连觐见玉帝的资格都没有。

天庭神话世界的仙官品级体系如下:

三清,超品,虚设,没有实际神职和权柄。

玉帝王母,四御大帝,正一品,又称天庭六巨头。

从一品,如众星之母斗姆元君,勾陈帝妃九天玄女。

五方五老,虚设,大致是从一品,没有实际神职,游离在天庭体系之外。

正二品,四大元帅之首赵公明,三宫大帝,山神之首东岳大帝,三霄娘娘/天地人三女神等。

从二品,雷部最高天神九天雷声普化天尊,北极四圣,五斗星君,太阴星君,太阳星君等。

正三品,太白金星,火德星君,水德星君,托塔李天王,北斗七星君等。

从三品,哪咤三太子,二郎神,四大天师,天剑真君等。

四品,二十八星宿,雷部三十六神将。

从四品,四大天王。

五品,巨灵神,其他正牌星君,天将。

六品,四值功曹,五方揭谛,六丁六甲。

七品,杂牌天将,外域星君。

八品,天兵校尉。

九品:天兵队正,山神土地(非名山福地的地祇)。

不入流:弼马温(长吏),天兵,金童玉女。

……

陆道人听到猴子的话,摇摇头,道:

“你现在抱怨已经晚了,官职已定,君无戏言,不会轻易更改。”

正常情况下,一个金仙,哪怕刚加入天庭,最起码也会给个八品官职,例如蛟魔王,一个俘虏,刚归顺天庭就是天兵队长,正九品的队正。

猴子是杀人放火受招安,比俘虏更有资格讨价还价,起步八品,乃至七品仙官才是正常待遇。

可他平时和一群天天诽谤天庭的妖王厮混,也没了解过天庭的体系,刚听完娜娜的建议,太白金星就到了。

匆匆上天,没有提前做功课,被玉帝随便打发了。

悟空闻言,更郁闷了,顿足捶胸,道:

“俺老孙就不明白了,这弼马温,麾下有监丞,监副、典簿、力士等吏,管着数十人,数千匹天马,为何连个九品仙官都不是?”

人间替皇帝养马的官,品级也不小啊,还是个肥缺。

怎么到了天庭这里,弼马温就不入流了?

陆道人哑然失笑,放下酒杯,解释道:

“你有所不知,人间战马珍贵,养马的官僚自然权柄不小,可在天上,你见过哪个神仙骑着天马出行吗?

是个神仙都会腾云驾雾,速度一般也比天马快,有头有脸的仙佛大佬都骑龙乘凤,或驾驶仙舟车辇。

天马都是摆设,装饰门庭用的,就连开仙宴,也是吃龙肝凤髓,马肉可上不得台面。

所以,这弼马温其实可有可无,还不如普通的山神土地来的实在。”

悟空:“……”

Σ°△°︴

原来如此,天马对于天庭来说,毫无实际意义,调兵遣将用不上,当食材都嫌寒酸。

玉帝老儿好坑啊。

悟空很憋屈,想撂挑子不干,可佛门那边给的压力太大,他忍住了,问道:

“虽然没有品级,可我也是天庭的人,借着这个身份,能让佛门有所顾忌,庇护花果山的孩儿们吗?”

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待在天宫内,自身还是安全的,佛门再嚣张也不敢冲进天庭拿人,可你想靠弼马温的身份庇护花果山,就纯属痴心妄想了。”

陆道人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的幻想,“灵山可是能和天庭相提并论的巨无霸势力,大天尊不会因为一个不入流的小神遗留在地仙界的基业,就和一群佛门大佬起冲突。”

“那要几品仙官,天庭才会顺带庇护我在地仙界的那块福地?”

“至少是五品天将,还要把花果山的猴子整编成一支军队,归附天庭,如此才能让佛门那边有所顾忌。”

“那我这个弼马温能升官吗?”

“能,马养的好,不犯错,上下打点,和众仙搞好关系,几百万年后,让他们举荐,应该可以升九品官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几百万年?

猴子有点眼前发黑。

他才活了几百年,一万年对他来说都显得无比漫长,更别说几百万年了。

他绝对没有这个耐心慢慢在御马监熬资历,攒人脉。

于是乎,猴子犹豫了一下,眼巴巴的看着陆道人,道:

“真君,我能投奔你吗?不瞒你说,俺老孙在这天宫中没一个熟人,那些天庭正神也不怎么瞧得起一个猢狲出身的妖仙,只能在这厚颜求故人照拂一二了。”

“你是剑仙吗?我统帅第一剑仙军团,麾下都是剑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而且,你是大天尊册封的弼马温,要跳槽去勾陈宫必需经过上级同意,至少是四大天师的同意。”

天庭可不是你想换职位就能换的,尤其是在玉帝和四御之间调换,手续很麻烦。

悟空一脸颓然,心情愈发烦躁,丢掉酒杯,来回踱步。

天庭内部的条条框框太多了,比人间朝廷的官场还复杂,他无依无靠,一头扎进这个大染缸,处处受限,寸步难行。

升官难,跳槽难,人脉基本没有,这冷板凳他得坐多久才能熬出头啊?

说实话,还不如以前在下界为妖时痛快。

“啊啊啊!”

悟空越想越烦躁,抽出金箍棒,一棒砸碎了身旁一个花瓶。

他空有一身降龙伏虎的本领,在这御马监中却是毫无用武之地。

这其实也是很多人在官场中的真实写照,处处受钳制,郁郁不得志,满腔热血和壮志豪情慢慢被消磨殆尽,最后沦为体制化的一部分。

我要这铁棒有何用?

“陆道长,这个要求可能有些冒昧,你能带我去见一下勾陈大帝吗?”

猴子还没放弃,思来想去,打算动用师父渡劫天尊的关系。

师父说勾陈大帝欠了他一个人情。

这个人情,他本来是不想用的,毕竟太珍贵了,可眼下被逼的没办法了。

“不行。”

陆道人直接摇头。

他很欣赏猴子,可师尊身为四御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拜见的。

至少弼马温没有这个资格。

“我师父渡劫天尊和勾陈帝君有旧。”悟空有点无奈,只能实话实说。

还有这事?怎么师尊从没提过?

陆道人明显吃了一惊,目光如炬,审视着猴子,道:

“你没诓我?我师尊的脾气可不好,性格恶劣……咳咳,师尊日理万机,公务繁忙,一般情况下,我不会去打扰他。”

实际上是不敢。

他卡在了大罗这一关,迟迟没突破,被师尊嫌弃了。

现在每次见到师尊,他都要挨训,被骂的狗血淋头。

悟空拍着胸脯,信誓旦旦的道:“我岂敢拿这种事开玩笑?”

陆道人看他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,一甩衣袖,站了起来。

“那你跟我来吧。”

两人架起祥云,横渡天宇,穿过一重重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,紫府银阙,直奔紫微垣。

仙界很大,四御大帝另有行宫,位于天宫四极。

“哗哗哗……”

途经天河,千万支流奔腾浩荡,汇成涛涛大势,从天穹碧落流出,牵引周天星斗的光辉,星汉灿烂,若出其中,恢宏壮丽,气势磅礴。

又有弱水三千深,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。

陆道人小心避开弱水,带着悟空,从天河支流飞渡而过。

过了河,来到白虎七宿的位置,就可见一座宏伟的宫殿。

古老的仙殿被无尽星辉笼罩,一卷仙图倒挂,混沌弥漫,周围还有一片宫苑建筑群,被信仰洪流拱卫,万丈红尘化不朽,殿宇顶端,一缕缕神道气运又演化出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,万灵游荡,气象恢宏。

极品先天灵根扶桑神树栽种于后宫,却如一轮大日爬上山脊般,在仙殿屋脊上放无量光辉,照耀乾坤。

猴子一惊,心中暗道:

“原来真正的扶桑木在勾陈大帝手中……”

他在道尊的九座圣山上,见过很多极品灵根的仿品,对于蕴含着至阳本源之力的扶桑神树,印象深刻。

帝宫守卫森严,天兵天将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。

不过陆道人身为帝君的徒弟,在这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没被盘问,很顺利的就带着猴子进去了。

两人一路穿过重重禁制,阵法,来到深宫的某处庭院。

院子中最醒目的就是那株扶桑木,金黄色的枝桠叶片流淌着蒙蒙黄气,金乌异象横空,太阳圣力奔腾,驱散一切阴邪。

两位神女坐在一旁,一个抚琴,一个吹箫。

她们都有倾世美貌,黑发披肩,五官精致绝伦,冰肌玉骨,风华绝代,钟天地之灵秀。

“师娘,嫦娥仙子。”

陆道人施了一礼。

悟空有样学样,行了一礼,道:“御马监正堂管事孙悟空,见过勾陈帝妃,太阴星君!”

九天玄女淡淡一笑,放下手中的长箫,道: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